沒了變速器、還污漬滿身……“小綠”還能走多遠?

編輯:陳軼敏 發布時間:

七年前,蕪湖公共自行車“小綠”的出現,幫大家解決了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難題。但存在的問題也不少:容易壞、維修成本高、使用率低……再加上共享單車的出現和迅速崛起,對“小綠”形成巨大沖擊。那么未來“小綠”的發展將何去何從……

城市公共自行車作為綠色出行的重要選擇之一,

曾經剛一出現就受到人們的熱捧。

2012年起,

公共自行車開始走入蕪湖市民的生活,

為人們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出行帶去了很多便利。

因其綠色的車身,

蕪湖市民們親切地稱其為“小綠”。

截至2019年7月,

蕪湖市公共自行車的總量達1.2萬輛。

它雖然方便了人們的日常出行,

但也不可避免的帶來了一些問題。

其中最受矚目的,就是單車損壞嚴重。


7月21日,有市民反映,

他經常使用公共自行車“小綠”,

不過近年來他發現不少“小綠”沒有了變速器,

“與共享單車比,我更喜歡我們蕪湖本土的公共自行車,特別是因為有變速器,上坡時要輕松不少”。近年來讓這位老用戶皺眉頭的是,“我發現越來越多的小綠沒有了變速器,上坡就比較費勁,這是不是因為維保單位為了節約維修成本,也更方便維修?”他還告訴記者,“公共自行車也是我們城市的一張臉面,現在許多小綠看起來污漬滿身,希望主管單位能經常給小綠洗洗澡”。

當日接到市民反映后,記者一路對廣福路、天門山西路、長江路上等多個“小綠”站點進行走訪。記者發現,如市民所言,各公共自行車站點里,沒有變速器的“小綠”有不少,有的站點里要占站內車輛一半以上。不少“小綠”看起來是有些不太體面,泥污比較多。

此外,記者也注意到,

車輛外觀不干凈衛生,

可能也與少數市民有關,

在有的車座上,

記者看到有人隨意涂鴉,

還是一些車輛變速器遭到人為破壞。


2015年5月2日,

蕪湖公交集團公司正式接手了

蕪湖公共自行車“小綠”的管理運營,

當時所接手的公共自行車有1萬2千余輛,

4年有余過去了,

雖然沒有新購,

但這些公共自行車依然在“服役",

這得益與公交集團公司

對這些車輛的及時保養維修。

他們還及時進小區,到小巷,

將被非法霸占的“小綠”找回來300多輛。

蕪湖公交集團公司公共自行車項目負責人王主任介紹,在維保過程中他們發現,很多市民在騎行過程中,踩踏同時進行變速,導致變速設備損壞。

為了改善這一情況,

在維修過程中,

才將車輛變速器拆除,

全部定位在二擋。

而且變速器更換起來特別貴。

“蕪湖公共自行車是臺灣公司設計生產,變速器作為配件采購自日本,該自行車一旦變速器損壞,就需要整個變速器系統全部更換,更換一套的話需要4百至5百元,成本太高,而一輛整車只要約1500元”。王主任說,經過他自己親身體驗,將“小綠”變速器系統去除,改為速度相當于其他普通共享單車的固定檔位,騎起來也比較輕快,“我們蕪湖市真正比較長或陡的坡道也并不多,以后我們即使再新購公共自行車,也不再購買具有變速器的自行車”。

另外,由于近期天氣炎熱,站點未建設車棚,設備在高溫天氣下容易出現反應緩慢卡死現象,公司也安排維修人員定期進行巡查檢修,高溫天氣加大巡查力度,保證站點能正常使用。

同時,王主任也希望市民能愛惜蕪湖公共自行車“小綠”,“畢竟時間長了,車輛整體老化,只有大家多愛惜,才能讓綠多一些使用壽命,現在為了節約,車坐墊損壞也是我們回來自行維修,換一塊自行車坐墊蒙皮”。



2012年7月,

蕪湖市投資1.2億元

啟動建設“公共自行車租賃系統”,

并委托第三方運營管理,

于當年9月試運行。

僅僅一年后,蕪湖就基本實現了公共自行車主城區全覆蓋:全市共建成公共自行車租賃站點553個,停車柱15549個,投入自行車1.2萬輛。

2015年5月,市公交集團對全市553個租賃站點進行了全面盤點,并由該集團成立子公司統一管理運營。

當時,

蕪湖市公共自行車二期建設“躍躍欲試”,

有關部門宣布,

蕪湖市將計劃建成1000個公共自行車租賃點,

延伸到三山、江北沈巷等區域,

車輛總數將達到2萬輛。

此外,蕪湖還將對原有的租賃點進行調整,

在人流量大的站點制作多功能的一體化雨棚。

然而,當初的二期建設計劃

顯然并沒有如期全部完成。

2017年3月15日開始,

蕪湖街頭開始涌入大量共享單車,

摩拜、ofo、小藍……

突破了公共自行車要定點停車的規則,

隨停隨走、量多價平,

市民紛紛倒戈,

公共自行車逐漸被邊緣化。

其實,一直以來

公共自行車都在為人們的出行提供著便利

但是,面對花樣繁多的共享單車

“小綠”的未來又是怎樣的呢?

人們還會青睞它嗎?

因為不依賴于“移動互聯網”進行操作,

只剩一些不熟悉智能手機功能的老年市民

仍然在使用著“小綠”,

因此,蕪湖市公共自行車

還沒有一下子退出歷史舞臺,

但目前后續龐大的維保成本與責任,

也讓產權持有者面臨著巨大的壓力。

打赖子麻将技巧